还原HAINANESE真实本源_海南发展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8日
       1、为什么语言和民族的划分这么难? 世界是复杂的, 事物是紧密相连的。 很多时候, 事物之间的关系并不像纯黑和纯白那样简单明了, 而是相互交织, 混淆不清。 面对纷繁复杂的世界, 划分法是人类认识不同事物的有效方法。 但划分方法并不完美。 两个大小相同的玻璃杯, 里面装满等量的纯净水, 每个杯子中​​加入等量的糖和盐。 一杯叫糖水, 一杯叫盐水。 “糖水”和“盐水”的概念直截了当, 易于区分。 取第三杯, 倒入一半糖水和一半盐水, 得到一杯新的液体。 那么如何给这种新液体一个准确的概念呢? 这有点不一样! 如果在第三杯中加入酱油、醋、香油等液体, 那么这杯液体的概念可以有很多种! 争议和分歧必然会出现。 不同颜色之间的关系与上述液体之间的关系一样复杂。 牛顿发现白光有 7 种纯色, 而这 7 种纯色的交汇产生了一个多彩的世界。 颜色之间的过渡, 以及几种颜色相交所产生的新颜色, 人类很难用准确的语言概念来描述, 只能用近似概念或有争议的概念来描述。 类似的例子还有人类对品味概念的描述,

也有难以区分的情况。 目前, 地球上有超过70亿人口, 200多个国家, 几个民族, 几种语言。 在哥伦布时代之前, 世界各地的民族和语言几乎是相互隔绝的, 不同的民族和语言可能更容易区分, 比如纯糖水和纯盐水。 从第一次工业革命到今天的全球化, 世界各个民族和语言的交叉融合呈现出色彩、液体、味道等​​复杂的关系。 无论世界上哪个国家的人类学家和语言学家对世界上的民族和语言进行划分, 都会有很多争议, 甚至是严重的分歧。 辩证法告诉我们, 事物是不断运动和变化的, 不是静止不变的。 世界上的民族和语言也在不断地演变, 在被人类学家或语言学家划分之后并不固定。 正是由于民族和语言的划分之间的复杂关系, 以及民族和语言的不断演变, 世界各国的民族学、人类学、语言学等相关学科一直无法概括牛顿的思想。 万有引力定律与物理学一样准确。 规则, 但只是积累经验。 万有引力定律适用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是任何政治力量或团体都无法偏见和改变的科学规律。 经验的积累不是科学规律, 因为它不能适用于世界的各个角落。 一时行得通, 一时行不通, 再加上利益和偏见, 很容易被篡改, 造成分歧。 也就是说, 民族学、民族学、语言学等民族和语言的划分所依赖的学科的理论还没有被提升为真正的科学。 人类只能根据实际需要, 运用经验理论对世界的民族和语言进行研究。 分门别类。 总结, 不难看出为什么当今世界的民族和语言的划分如此之难, 纷争和分裂无处不在! 2. 世界各国和语言的一般划分。 国际分类多以语言谱系分类为依据:当今世界约有2000种(不包括不明民族)。 有人口超过1亿的民族, 也有不到1000人的民族。 人口最多的当然是汉族(约10亿), 最小的民族是菲律宾棉兰老岛的塔萨迪族(约30人)。 最明显的物理特征是非洲的巨阴部落。 中国有56个民族和几个不明民族(湖南等地约70万人)。 民族与其他历史现象一样, 都有其产生、发展和消亡的过程。 从世界民族的统计数据来看, 随着全球人口的增长, 民族总数呈下降趋势。 由于文化融合, 小民族的数量逐渐减少。 几个小民族聚集成几个大民族, 大民族的数量日益增多。 当然, 有自然因素, 也有政治因素、战争因素等。中国历史上的一个例子就是女贞、鲜卑、维吾尔等少数民族在汉化后消失了。 (二)世界语言的一般划分本文中, “世界语言”是指世界上所有的语言, 并不特指汉语、英语、法语、俄语、西班牙语、阿拉伯语、德语、印地语和 联合国使用的葡萄牙语。 世界语言的划分, 虽然中国、美国、英国、德国、奥地利等国家有自己的标准, 标准不尽相同, 争议不断, 但大致可以分为以下7大体系 : 1. 印欧语系是最大的语系, 分为印度语、伊朗语、日耳曼语、罗曼语、斯拉夫语、波罗的海语等语群。 2.汉藏语系分为汉藏缅、壮侗、苗瑶等语系, 包括汉语、藏语、缅语、克伦语、壮语、苗语、瑶语等。 3.阿尔泰语系 语系分为突厥语系、蒙古语系和通古斯语系。
        突厥语系包括突厥语系和俄罗斯的楚瓦什语, 蒙古语系包括蒙古语等, 通古斯语系包括埃万基语。 4.闪米特语系又称亚非语系, 分为闪米特语系和汉语系。 前者包括阿拉伯语、希伯来语(犹太语)等, 后者包括古埃及语、豪萨语等。 5、印度南部的德拉威语属此语系, 包括泰卢固语、泰米尔语、比哈尔语、马拉雅拉姆语等。 6、高加索语系分布于高加索地区, 主要语言有格鲁吉亚语、车臣语等。 7.乌拉尔语系分为芬兰语和乌戈尔语。
        前者包括芬兰语、爱沙尼亚语等, 后者包括匈牙利语、曼西语等。在7大体系下, 世界语言分为7000多种(有争议, 有学者认为5000多种)。 与国家类似,

世界上有几种未被识别的人类语言。 比如非洲和美洲一些语言和一些不明语言。 3. 如何在学术上识别一门语言? 如上所述, 语言的划分很容易引起争议。 同样, 语言的确定也容易引起争议。 尽管如此, 来自世界各地的语言学家对一门语言的学术判断更为认真和严谨。 当今世界上有两个非官方的学术机构, 在语言的学术确认方面比较权威。 一个是国际标准化组织, 另一个是“国家语言”。 国际标准化组织(ISO)是一个全球性的非政府组织, 是国际标准化领域非常重要的组织。 其“国际语言代码”标准ISO639-3将世界语言划分为7000多种。 民族语言(Ethnologue:LanguagesoftheWorld), 又译为“民族语言网”, 是一个语言学相关的网站, 也是一个以天主教传教为目的的少数民族语言研究服务机构。 其开发的丁文代码(称为SIL代码)的语言代码显示, 全球有6912种语言。 我们不知道这两个机构是用什么标准、方法、逻辑思维等来确定一种语言的, 但可以肯定的是, 这两个机构是有区别的。 我们需要明确的一点是, 国际学术界的语言划分与我们日常思维中的语言划分是不同的。 我们日常的思维认为中文(Chinese)和英文(Englishi)只是两种语言, 但是在ISO639-3体系中, 中文(Chinese)和英文(Englishi)被分为几种语言, 对应不同的语言代码。 例如:中国普通话(Chinese/Putonghua, China), 中国普通话(Chinese/Guoyu, 台湾), 中国普通话(Chinese/Huayu, 新加坡), 香港普通话(Chinese/HK), 澳门普通话(Chinese/MO), 13种汉语方言:闽东话(cdo)、晋话(cjy)、普通话(cmn)、普贤话(cpx)、回话(czh)、闽中话(czo)、赣话(gan)、客家话 (hak)、湘话(hsn)、闽北话(mnp)、闽南话(nan)、吴话(wuu)、粤语(yue)。 以上18种不同的语言没有隶属关系。 英语(English)是一样的, 分为:澳大利亚英语(en-AU)、伯利兹英语(en-BZ)、加拿大英语(en-CA)、加勒比英语(en-CB)、美国英语(en-US) )、英国英语 (en-GB)、爱尔兰英语 (en-IE)、牙买加英语 (en-JM)、新西兰英语 (en-NZ)、菲律宾英语 (en-PH)、Trini多达英语 (en-TT) 11 种不同的语言。 他们之间也没有任何隶属关系。 类似于芒果中的水仙芒果、象牙芒果、苹果芒果、澳洲芒果、凯特芒果等, 作为不同的水果。 也就是说, 我们日常对语言的区分和学术对语言的区分, 有着巨大的差异。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日常对语言的区分就不能用了。 比如东北方言、汉语方言、湖北方言、广西方言等概念, 我们可以继续讲, 虽然在学术上不承认它们是不同种类的语言。 我们也可以将英式英语和美式英语统称为英语。 4、汉语的划分(中文:Languages of China) (1)总体划分 根据语言的谱系, 语言可分为:语族、语群、语支、语种。 我国56个民族使用的语言属于5大语系:汉藏语系、阿尔泰语系、南岛语系(有争议, 有学者认为属于汉藏语系)、南亚语系和印欧语系。 有80多种语言和大约30种文字。 汉藏语系分为汉藏缅语、苗瑶语和壮侗语三个语系。 藏缅语系有藏、嘉绒、门巴、苍腊、珞巴、羌、普米、独龙、景颇、彝族、傈僳族、哈尼、拉祜、白、纳西、基诺、努苏、阿农、如若、土家族、宰瓦、阿昌 和其他语言; 苗、布努、勉、畲等语属苗瑶语族; 壮、布依、傣、侗、水、仫佬、毛南、腊甲、黎、仡佬等语种。 阿尔泰语系分为三组:蒙古语、突厥语和满语-通古斯语。 蒙古语系包括蒙古语、达斡尔语、东乡语、东部裕固语、土语、宝安语等语言; 突厥语系包括维吾尔语、哈萨克语、柯尔克孜语、乌兹别克语、鞑靼语、萨拉语、西裕固语、图瓦语等语言; 属满通通古斯语系 有满语、锡伯语、赫哲语、鄂温克语、鄂伦春语等语种。 南岛语系属于高山语系, 也属于回族的回回方言。 属于南亚语系孟高棉语系的语言有佤、德昂、布朗、克木。 印欧语系属于俄语的斯拉夫语系和塔吉克语的伊朗语系。 此外, 朝鲜族和京族的属尚未确定。 (2)汉语言学者对汉语言(Languages of China)的详细分类:(1)汉族1.汉语(普通话)、普通话分支(2.北京普通话、3.东北普通话、4.交辽) 普通话, 5.冀鲁普通话, 6.中原普通话, 7.蓝音普通话, 8.江淮普通话, 9.西南普通话), 10晋方言; 吴语(11.吴语12.徽语); 粤语方言(13.粤语方言)14.平话); 福建支部(15闽南(含台湾)16.闽北17.闽东18.莆仙方言19.Minzhong·20 Hainan Fujian dialect·21 Shaojiang dialect·23 Southern Zhejiang Fujian dialect 24·Chaozhou dialect·25 Leizhou Fujian dialect); 26 Gan dialect; 27 Xiang dialect; 28. Hakka dialect 29· Junjia dialect; Tu dialect (30 . Northern Guangdong dialect, 31. Southern Hunan dialect); 32. Bashu dialect, 33. Haner dialect, 34. Caijia dialect, 35. Waxiang dialect, 36. Liujia dialect Western Hunan, Eastern Guizhou, Sichuan,

Guizhou and Yunnan) 38. Bunu language, 39. Bahen language (Bahen language, Yuno language), 40. She language (Jongnai language, Huo Nie dialect, Dongjia dialect, Gejia dialect) ), 41. Maojia Dialect, Yao branch 42. Mian language, Zhuang-Dong language group, Geyang language group Language) 46·Gelong·47·Mu Lao·48·Yi language ·Dai-Yuan·Hongjin·Dai-Duan·Shan language·Bajia language) Dongshui language branch 55. Dong language 56·Biaohua 57·Shui language (Shui language·Mo language) 58·Mulao language 59·Mao Nan language 60 ·Pre-Xuan language 61·Jin language 62·Chadong language Laga branch 63. Lajia language Li branch (64 Li language 65·Kamo language) Austronesian language family 66. Huihui dialect Austronesian language family Annan-Mong language family 67 Jing Mon-Khmer language group 68. Deang 69. Mang 70. Kuai 71. Kemer 72. Bouguin 73. Kunge 74. Boumang 75. Wa 76. Blang 77. Ke Mu language 78·Buxing language Altaic language family Uyghur-Uzbek language (79. Uyghur language 80·Uzbek language)·81 Ainu language 82·Kazakh language 83·Kirgiz language 84·Tatar language 85·Sarah language·86 Ilitu Erke 87, Western Yugu, Tuva 88, Turkmen 89, Fuyu Kirgiz 90, Yakut (Shilu) 91, Chagatai 92, (Gaochang) Uighur 93,

Turkic (Uyghur) Language/Mobei Uighur) 94 · Shatuo Mongolian language group 95 Mongolian (Chinese, west, north, east) 96 · Daur language 97 · Eastern Yugu language 98 · Tu language 99 · Dongxiang language 100 · Kangjia language 101 · Baoan language 102 · Tungusic Mongolian 103 · Khitan language 104 · Xianbei language 105 · Shiwei language 106 · Wuhuan language Manchu-Tungus language group Evenki language group (107. Evenki language 108 · Oroqen language) 109 · Hezhe language 110 · Manchu language (Xibe · Manchu) 111. Sushen language 112 · Yilou language 113 · Moh language 114 · Begi language 115 · Jurchen language Fuyu-Silla language group (controversial) 116 Korean language 117 · Koguryo language 118 · Woju Fuyu language Language 119·Dongyi Fuyu language·etc. Tibeto-Burman Tibetan branch 120 Tibetan (Uizang, Kangba, Amdo) 121, Cangluo Mamba 122, Cuona Mamba 123, Baima 124, Xiangxiong language Burmese-Yi branch 125 Yi language (North· East·South·West·Central·Southeast) 126·Hani language 127·Lisu language 128. Lahu language 129. Naxi language 130. Kino language 131. Nusu language 132. Ruruo language 133. Sangkong language 134. Tanglang language 135. Moang language 136. Bisu language 134. Zaiwa language 138. Achang language Language 139·Naniwa 140·Leqi 141·Bola 142·Xiandao language Qiang branch 143 Qiang language 144·Pumi language 145· Muya language 146· Ersu language 147· Guiqiong language 148· Namuyi language Language 149 · Queyu Language 150 · Shixing Language 151 · Zhaba Language 152 · Jiarong Language 153 · Lawurong Language 154 · Ergong Language 155 · Xixia Language 156 · Bailang Language Other Language Branches 157 · Jingpo Language 158 · Tujia Language Language 159 · Dulong language 160 · Anon language 161 · Dani language 162 · Lusu language 163 · Sulong language 164 · Yidu-Darang language branch (Yidu language · Darang language) 165 · Geman language 166 · White Indo-European Indo-Iranian 167 Selkur 168 Wakhan 169 Khotan 170 Sogdian 170 Hui Hui 171 Khwarizmi 172 Blue Hat Hui Hui Tocharian Language family 173. Tocharian other 174 Russian, 175 English mixed language 176 Eh, 177, Wutun 178, Tangwang 179, backward 180, Sour soup 181,

Fuma (with horse) 182, Tuo Mao language 183, Macanese Portuguese 184, Yangjing Bang English 185, Concord. 186. Mai language (Sanya Yacheng) auxiliary language sign language 187 Chinese sign language (North and South) 188, Tibetan sign language 189, Uyghur sign language 190 ·Mongolian Sign Language 191·Korean Sign Language Braille 192 Current Braille in Mainland China 193·Chinese Shuangpin Braille 194·Tibetan Braille However, due to the great controversy, it is generally believed that there are more than 80 Chinese languages ​​recognized by the international ISO639-3 system. 5. Putonghua (StandardMandarin/Putonghua) Chinese dialects are the product of a closed natural economy for thousands of years, which has its historical inevitability and the process of its occurrence, development and demise. After Qin Shihuang unified the six countries, in order to effectively implement the policies and laws of the central government, and for the smooth economic and cultural exchanges in various places, he ordered Li Si and others to organize and unify the text. Since then, more convenient calligraphy has been adopted, and a unified script has been specified. In this way,

the implementation of laws and regulations across the country, cultural exchanges, customs and education, etc. are also much more convenient. This is the famous "Book Tongwen" in the history of our country, which has far-reaching influence on Chinese history. Similarly, after the founding of New China, the central government decided to implement a unified Chinese language (including pronunciation and writing) nationwide. From 1953 to 1956, under the organization of the central government, many linguists and workers did a lot of theoretical work and on-the-spot investigation work, and formed a modern standard Chinese program, and decided to change the name of modern Chinese from "national language" to "putonghua". On February 6, 1956, the State Council issued the "Instructions on the Promotion of Putonghua" and promoted it to the whole country. Mandarin (StandardMandarin/Putonghua)是以北京话为标准读音, 北方话(Mandarin)为基本方言, 以典型现代白话文字为语法标准的现代标准汉语。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九条规定:“国家在全国推行普通话。” 现代标准汉语已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通用语言。 在《国家标准语言文字法》、《民族区域自治法》、《义务教育法》等法律中也有相关规定。 社会在变化, 改革开放不断深入, 信息时代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人们交往的范围不断扩大, 政治、经济、文化的联系大大加强。 时间很重要。 由于普通话已经成为中国使用最广泛的语言, 当我们说“你会说中文吗?” 对于外国人(你会说中文\中文吗?), 中文当然是指普通话, 而不是中国方言。 当然, 我们不能反过来说中文只指普通话本身。 6、日常生活中语言概念的隐秘交流日常生活不是严谨的学术讨论, 所以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一些概念并不严谨或含糊不清, 经常有隐蔽交流概念的案例。 也就是说, 在逻辑上, 非集合概念是用来代替集合概念的。 (例:中国人勤奋, 百度哥是中国人, 所以百度哥勤奋。)在日常生活中, 我们可以问这样一个问题:你会说美国话吗? 你会说中文吗? 你会说四川话吗? 在上述问题中, 我们经常将美式英语、普通话和四川口音的普通话等同于美国、汉语和四川口音的普通话本身。 也就是说, 在上述问题中, 我们无意中提到了美国方言、中国方言、四川方言中的非集体概念。 (再比如:你知道中文百度兄弟吗?这里的“中文”特指百度兄弟, 不是全中文。)但是美式、中文、四川方言等概念可以作为集合概念, 可以参考 美国、中国、四川所有固定民族的语言。 它是一个集合, 而不是一个特定的参考。 因此, 我们不能得出这样的结论:美式方言是美式英语, 其他印度语言不是美式; 汉语方言是普通话, 其他汉语方言和少数民族语言不是汉语; 四川方言是带有四川口音的普通话, 其他四川方言不是汉语。 境内固定民族的语言不是四川话。 这样的结论, 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 都是荒谬的、偏见的、无知的和歧视性的。 我们应该尽力避免这种荒谬、偏见、无知和歧视。
        7.回到海南人(Hainanese)本身“海南人”的学术中文名称为“海南人”, 在ISO639-3体系中得到认可。 海南人”又称“海南人”学术术语和日常口语之间存在不可否认的重叠。 类似的例子还有“粤语”, 最初在学术汉语中被命名为“Cantonese, Cantonese”, 后来又被称为“Cantonese”。 称谓。 我个人认为, 学术上用“海南话”和“广东话”分别指代“海南话”和“广东话”, 与这两种语言已经成为强大的地方语言有关。 虽然在学术上, 可以使用“海南话”。 而“广东话”特指“海南话”和“粤语”本身, 但不可否认, 我们日常口语中可以将“海南话”和“广东话”作为一个集合概念。 现在出现了一个不好的现象:有人用学术上的非集体观念否定日常生活中的集体观念, 认为海南人只是“海南人”, 不包括儋州、临高、回辉、黎、苗等海南人 语言。 这是典型的盗窃观念、典型的汉族民族主义、典型的语言歧视、自私、无知、无模式、不团结。 我们必须坚决反对。 八、我有一个梦想”“海南话”在海南历史上曾是一门强势语言, 在文化传播、风俗教育、民族融合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缺一不可。谁也不能否认这一点。临高 同胞和儋州同胞会说“海南话”, 说明他们认同这种语言。但是, 但是, 但是, 我们要反对语言歧视, 反对“海南话”主义, 反对用“海南话”来嘲笑别人。 海南本土语言不是海南人, 坚决反对这种不团结。海南处于国家对外开放的前沿, 地处国家“一带一路”的桥头堡, 迎来了自贸区建设。 应该有更大的图景, 更应该重视民心相通。民心是增进友谊和贸易的桥梁。
       它有什么特点?我觉得应该是文化上的相互理解和相互 托尔 和平。 如果我们自己的兄弟不能容忍彼此, 我们怎么能谈论对世界的容忍? 自贸区建设怎么样? 新时代征程开启, 海南文化应该更加团结、更加包容、更加广阔、更加多元。 我有一个梦想:未来的海南省会是强省, 是海南人民的幸福家园, 是中外游客的度假胜地。 天堂。 我有一个梦想:这个岛上不同母语的同胞, 无论使用什么语言, 都会坐在一起真诚地交流。 我有一个梦想:未来, 我们的子孙后代将生活在一个没有语言歧视、相互理解、相互包容的地方。 在省内。 我有一个梦想:海南的文化会更加绚丽多彩。 在梦想成真的那一天, 我会忘记芝麻开门的咒语, 把宝藏留给阿里巴巴, 把神环留给马鲁夫, 我会更快乐地陶醉在现实的梦想中。 2018年6月10日在三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