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特电气有限公司

我是某985大学的研究生。 6月15日,听说父亲因严重工伤在浙江临安去世,被送往医院抢救。 6月16日12:00左右,我赶到临安处理父亲的葬礼。迄今为止,在综治办的领导下,我已经与事故方进行了3次调解。然而,在整个过程中,我看不到对死者应有的尊重。 ,只有各种威逼利诱,农民工的命真的这么便宜吗?